谷坡村喜算“交通賬”

  本報特約記者 龍艾青 通訊員 張耀成  公路拓寬了、實現組組通,水泥路修到了家家戶戶大門前……11月12日,記者路過花垣縣長樂鄉谷坡村時驚喜地發現,這個素有該鄉西伯利亞之稱的偏遠苗寨,已今非昔比,村容村貌煥然一新。  “谷坡”苗語意為“十炮”,即長樂鄉很久以前的苗民們形容“十桿長槍也打不著邊”的偏遠村落。眼看村里發生的變化,該村支部書記吳曉成抑制不住激動的心情,向我們講了3個故事。  小學生辭退“警衛員”  吳曉成說,村民吳志勇有7個孫子在長樂鄉中心小學讀書,從村里到學校約有12公里。前些年,由于道路狹窄、山高路遠,吳志勇的老伴每周接送孩子上下學最少都是2次,一年下來,耽誤勞動時間100多天。按每天60元勞務工資計算,減少收入6000多元。  谷坡村206戶人家中,有50多戶需要接送上下學的小孩,他們的監護人不是婆婆爺爺,就是叔叔爸媽,被戲稱為孩子們的“警衛員”。按此推算,僅因孩子讀書耽誤勞動時間,年均減少勞務收入30多萬元。  2018年,通村公路擴改加寬后,公交車開進了寨子中間的停車場,一天兩班,趕場天有三班,孩子們可結伴乘坐公交車上下學了。很多孩子調皮地說:“我們再不要家長當‘警衛員’了。”  村集體有了“小金庫”  “村集體是個大家,可口袋沒有分文,這個‘官’怎么當喲!”吳曉成回憶,他2010年前,就曾擔任過8年村支書,可谷坡地處偏僻,交通不好,沒有“財路”。特別是集體經濟一直處于“空殼”狀態,要辦一些公益事、民生事,資金無著落。2014年,他泄氣辭職,出外打工。  2018年以來,得益省農業農村廳、縣交通局及農業農村局等幫扶支持,村里先后修好了進村路、產業路、進戶路20多條公路。吳曉成增強了“交通脫貧”信心,毅然辭去每月5500元的廚師工作,從吉首回村,并于今年3月再次擔起了村支書的擔子。  現在的谷坡村,建筑材料可以拉到山頭、產業種苗可以運進廠房。村里成立村集體經濟合作社,建成1個菌包加工中心、28個食用菌栽培大棚,形成茶葉、食用菌、門面等集體經濟項目,今年集體經濟分紅突破15萬元。從此,村集體有了為民服務的“小金庫”。  貧困戶摘掉“窮帽子”  “他嘗到了甜頭,這次到長沙學習技術去了。”吳曉成介紹說,貧困村民吳紹文3個孩子讀書,父母年逾古稀,自己左腳不得力,全家因學、因殘致貧。以前打工時,他學會了一些養殖技術,可因為村里交通閉塞,一直不敢回家創業。  2017年以來,在縣交通部門和駐村工作隊的大力支持下,產業路修到了吳紹文的養殖區。今年,他養豬200余頭,且因選址好、技術佳,而且趕上了好價錢。加上谷坡村至保靖水田河鎮公路的修通,吳紹文賣豬、賣雞、買飼料的運費和路程均減少了60%以上。  今年,吳紹文家養豬、養雞、養魚、種茶葉等,起碼賺了20來萬,不僅發家致富,還帶動村里10多戶貧困戶通過發展種養產業增收脫貧。為表達對黨和政府的感恩之情,他主動捐款1000多元,支持村里建設文化廣場。
留言與評論(共有 0 條評論)
   
驗證碼: